写于 2016-10-03 17:33:17| 澳门金沙4066| 奇闻

(加影16日讯)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坦言,对于董总电脑系统和服务器在上周五突然全面瘫痪,然后周一又“突然”全面恢复正常存有疑问

然而,他指目前需要等待董总电脑组主任的报告,才能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

对于董总首席执行长孔婉莹指他强行进入董总电脑系统,邹寿汉也要求对方解释和举出证据,否则将会是对他的诽谤

针对孔婉莹指他审查电脑主任,邹寿汉说,“电脑主任负责管理电脑网络系统,有问题时应回答问题

” 他也说,本身向这名主任提出问题,是希望通过对话来解决问题

邹寿汉在汇报会上说,自己早前要求取得发出文告的“总字号”,但这名电脑主任声称董总内网外网都全数瘫痪,不能够取得有关号码

“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

我们知道他可以也有权进入伺服器拿给我们,他说要问上司,要问会务局

” 他说,当时叶新田也曾提问,但最终的答案是需要获得孔婉莹的批准,但是对方没有听电话或回电

“星期一,问他周六有没有加班解决,他说没有

但是星期一来就恢复正常,所以有很多疑问

” 要发文告“刚巧”电脑坏 董总主席叶新田则说,在4月9日的中央委员会针对这些事情有了几个决定后,他就要对外发文告,但此时“刚巧”电脑就坏掉了,服务器也坏掉,要找发文告的档号也找不到

“星期五找不到,星期六没有人在(上班),到星期一一切就都好掉了

” 他说,以邹寿汉为主的常务委员调查小组也就要求电脑主任来问清楚情况

对于这次的电脑系统瘫痪也引发出董总统考系统可能受到影响,邹寿汉强调董总统考系统是独立的,这次的瘫痪不受到影响,纯粹是有人捕风捉影

他也透露,最近发现有人安装另一侍服器,将董总统考系统链接对外,甚至出现和一名中委有关的资料

“但这些都还在调查当中

” “陈友信习惯干预社团” 隆雪华堂会长陈友信成为众矢之的,被批是“无法中立”和“习惯干预其他社团”

陈友信为首的华团日前慰问董总行政人员之行遭到挞伐,被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指是“不要让董总恢复稳定,前来搅局、兴风作浪”

邹寿汉也要求陈友信检讨自己的行为,也声明若没有外人前来搅局,董总将慢慢地恢复稳定和正常

社会爱心基金主席丹斯里彭茂燊则说,在华团前来董总后,曾与陈友信通话,对他们事前没有知会董总领导层,但却和傅振荃等人合照,也直接表明是无法做到中立

夺权提告也打不倒叶邹 邹寿汉也说,若以嚣张的口吻说,过去一年多中董总的各种各样夺权活动没能打倒叶邹,司法程序也打不倒两人,对手试图鼓动和分裂行政人员

邹寿汉说,13日当天的汇报会上,有秘书长傅振荃在场,而他听到一句很奇怪的话

“孔小姐说‘召集临时职员汇报会的原由,他请求傅振荃秘书长留下来’

” “秘书长说‘我原本昨晚就要回去,最早今早就要回去,因为孔小姐要求我留下来,所以我留下来

留下来向全体同事讲解4月9日的中央委员会议决后的情况,好让行政部有所依循

’” 邹寿汉说,这一切显示整个事件是有预谋,不是临时召开

拟依法处分孔婉莹 董总首席执行长孔婉莹被批“目中无主席”、“什么都不让你知道”,董总领导已经咨询律师关于所能够采取的处分,也必须交由常务委员会讨论

董总主席叶新田及邹寿汉在汇报会上细数孔婉莹的不是,包括人事调动独立独行、不接电话、隐瞒决策等,其去留也成为媒体关注的要点

邹寿汉受询时也坦言,已经咨询律师的意见,以了解能够采取什么样的行动

“当然,这还是需要遵循常务委员会的意见,同时我们已经咨询律师的意见,看我们是否能够采取什么样的行动

” 邹寿汉在汇报会上多次提出,孔婉莹的一些行为在法律上是属于违抗上司

16人或调回原职 对于早前被调动的16人何去何从,叶新田指将会在21日召开的常务委员会上讨论

邹寿汉则说,“首先应该是回到原来的岗位,因为要调动是可以,但是必须提出建议书,交给常务委员会做讨论

“合适的,我们就根据(建议书安排),不合适的话,我们可以不同意

” 他说,行政处对于人手调动只能提出建议,而不能自行决定和执行

“行政主任策划倒台” 邹寿汉揭露,董总行政部有人策划联署倒叶邹的行动,希望借此施压要两人下台

他说,日前得知某位主任正在印制要他和主席叶新田下台的横幅,同时还号召行政部职员联署签名,要求两人下台,预料对方三两天内就会有动作

“我先给大家个预告,这是件将会发生的事

我们三天前就已经知道了,通过某一位行政主任发动的

” 掌握证据即开除 对于行政人员有这样的举动,邹寿汉坦言,相信只有一两人在背后筹划此事,只要掌握证据后就立即开除

他说,有关的行为是要制造董总行政人员不满叶邹,两人必须下台的情况,借此扩大到外面的团体,趁机大作宣传

“这是另外一个层次的行动来逼我们下台

因为按照过去一年的正规程序行动,到今天已经不能完成了,所以采取这个动作

” 他也说,董总领导层在过去会议中讨论及调查,也只是三几位高级行政人员的问题,而并非对整百位行政人员没有信心

“我们还没有做出任何动作,他们就有这么大反弹